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叶橙]What About Now

不具名:

*私设兴欣再夺冠


*投喂自己


*爆字数产物,欢迎捉虫


 


 


PART  01


 


荣耀联盟第十三赛季,距离叶修以最后6.5秒击败轮回,带领兴欣夺得第十赛季冠军,已经过去整整两年多。


没有了叶修的兴欣在新任队长苏沐橙的带领下,继续在赛场上向冠军冲击着。就在叶修退役后,媒体和粉丝的目光毫无疑问地纷纷聚焦在这位联盟成立以来的第二位女队长身上,这位叶修的最佳搭档在第十赛季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尽管如此,媒体和业内人士却始终对兴欣今后的发展并不看好,而担起队长职责的苏沐橙更是明白,叶修之于兴欣代表着什么,失去了这样一位战术核心,兴欣今后在赛场上的路只会更加艰难。


然而第十赛季后,联赛冠军虽两易其主,兴欣却也并未如先前人们所预测的那样迅速衰落,如果说第十赛季的兴欣还是一个仅仅组建一年多、还未完全磨合的战队,那么经历了两年高水平职业赛事洗礼的兴欣,实力却绝非同日而语。尽管之后一直未能再次夺冠的事实,也给观看过两年前那场创造了传奇的巅峰之战的荣耀粉丝心中留下了些许遗憾。


第十三赛季半决赛结束,联盟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支特别的队伍身上:兴欣战队在季后赛中一一击败了对手,居然再一次站在了总决赛的舞台上。


 


7月9日傍晚,距离总决赛第二场还有一天多的时间。


叶修推门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兴欣的队员已经结束了下午的训练离开了,然而他还是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找到了她。


傍晚的阳光透过训练室厚厚的窗帘的缝隙,在房间的空气里画出一条温暖的线,轻柔地落在角落里那愈发纤细的肩膀上。


苏沐橙枕着手臂,趴在电脑后静静地睡着,脸下压着的是用来记录战术的本子和笔,滑落在脸颊的几缕发丝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颤动。叶修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缓缓叹了口气,轻轻走过去。


苏沐橙在睡梦中依然敏锐地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耳边还隐约传来键盘带有节奏感的敲击声。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还坐在记忆深处嘉世那间小小的屋子里,身边的人如往常一样因为睡着的自己而刻意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于是当她迷迷糊糊从桌上爬起来时,便看见这气味的主人正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电脑屏幕中一名战斗法师穿梭着,红色的战袍飞扬,手中拿的虽然只是一柄很普通的战矛,但那属于角色操纵者的凌厉和霸气所带来的熟悉感,让她又是一阵恍惚。


一件外套从背上滑落,被她眼疾手快的抓住了。


"醒啦?"对手很快倒下,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还在揉着眼睛的她。


"嗯。什么时候来的?"她的语气并没有十分惊讶,对于他的到来仿佛有某种预感一般。


"下午四点的飞机,刚到不久,去上林苑没看到你,就过来了。"叶修说着,从手边拿过一个纸包,拆开后却是一个饭盒。"快吃吧,老板娘特意给你留的,还热着呢。哎看你脸——"他一边把饭盒递给苏沐橙,一边笑着指了指对方的脸颊——


苏沐橙莫名,但还是顺着他所指的地方摸了摸"哎呀,"手上的触感让她微微皱了皱眉"居然睡出印子了。"不过她对此似乎没有特别在意,略显粗鲁地揉了揉脸,便接过饭盒欢快地吃了起来。


叶修继续看着她一侧脸的颊,那张清秀柔美的脸上因为有了看起来像是刚才睡觉时被她压在脸下的笔的印记而看起来有些滑稽,他默默在心里想着,此刻若是有苏沐橙粉丝在场,她联盟女神的形象该被毁得一干二净了吧?他笑了笑,带着无奈和一丝理所当然。手中鼠标轻轻一甩,接受了对方的再一次挑战。


苏沐橙端着饭盒,小口小口地吃着,顺便将椅子朝旁边挪了一些,仿佛看着他虐菜能吃得更香一般。


事实上在那次荣耀世界赛夺冠之后,叶修并未像兴欣队员和联盟其他职业选手所期待的那样,重新回到联盟。即使不再做职业选手,以他当时的状态和实力,也足够担得起技术指导或者战术规划的工作。然而从苏黎世回国后,他没有再回到兴欣,而是直接回到了那个他十多年没有回过、退役后好容易回去却又立马奉命出征的家。很多人不明白他的举动,但苏沐橙却知道,十年时间给他与那个家造成的隔阂并非在一夕之间就能被完全抹去,尽管叶修最终不负他父亲的厚望,为国争了光,却依然有很多问题需要他和家人坐下来冷静地谈谈,需要他花时间慢慢解决。


但他也如在退役时和苏沐橙承诺的那样,和她、和兴欣的众人保持着联系——虽然这样的联系更多的是通过荣耀。多年的朝夕相处让叶修摸清苏沐橙的作息时间并不难,估摸着她空闲的时候,便叫上她一起到游戏里刷刷副本,或者干脆找个风景不错的的地方纯粹聊天的情况也有不少。


而每当过年过节,叶修又会准时出现在兴欣。以往这种时候,战队就只剩下陈果和他们叶苏二人,而陈果有时也需要到远方亲戚处走动走动,在叶修离开后,恐怕就真的只有苏沐橙一人还留在战队无处可去了,于是叶修默默地把多年一起过节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不过像今天这样临时跑来的情况却不多见,叶修承认驱使他这样做的原因对于自己来说或许真的有些嘲讽,在他过去是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拿过四个联盟冠军、一个世界冠军,对于总决赛这种事情,他早已看得像家常便饭一般,除了让他感到与冠军又进一步以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激动的感受,但当他在不久前听闻兴欣进入总决赛时,却总觉得还是跑一趟的好。好在苏沐橙对于他的到来如他所想的一般并没有多问。


竞技场中,拒绝掉对手第20次的邀请,叶修退出了游戏,恰好看到一旁的苏沐橙也刚解决完了晚餐。他伸了个懒腰,把椅子朝她的方向转了转,用一贯漫不经心的语气问着:“感觉怎么样啊最近?”


“嗯?”苏沐橙收起饭盒,笑着开口:“很好啊,你不是都知道的。”顿了顿,“方锐最近越发猥琐了,上次在擂台赛上活生生把对方的一个新人气哭了这你在电视上看到了吧?柔柔也越来越霸气了,倒是有很多你当年使一叶知秋的风范……唔,对了莫凡最近也渐渐和大家亲近了,在团队赛上他倒是配合得越来越好了呢。还有啊我们从训练营发掘出来的那两个新人你已经知道了吧?实力相当不错呢……”叶修静静地在一旁听她像邀功一般朝他“汇报”着战队的近况。对于战队的事情,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那张本就姣好的面容此时配上神采飞扬的表情而显得更加生动。


“……你看厉害吧?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苏沐橙最终还是绕了个大大的圈子,开玩笑似的问出了他心中所想。于是叶修慢慢笑着开口,“是啊是啊,苏队长很厉害,别人不知道,哥可是一直知道的。”


对方听到他的话后似乎还想要开口,但叶修却先一步问出了——


“战队交给你我很放心,不过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他微微顿了顿,朝她深深望了一眼,“我是问你,你怎么样?”


H市夏日的白天并不十分漫长,窗外的夕阳渐渐西沉,连带着投入室内的那一缕薄薄的阳光也变得更加昏黄,苏沐橙看见彼此长长的影子被影影约约投射在训练室的墙上。


她想起第十赛季决赛之前在酒店的备战室里,自己也问过叶修同样的问题。多年的默契让她并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就已经明白叶修这句话的含义,她最终没有立刻开口回答,而是慢慢走到门口按下了顶灯的开关,原本昏暗的训练室立刻被一室明亮填满。


她重新坐回叶修对面,笑嘻嘻地望着他“你说呢?要我说啊,好的不能再好了,你看,我也能带领他们去打总决赛了,你没想到吧?”叶修听着她有些孩子气的回答,无耐地笑着,眼里却是他自己不曾察觉到的温暖。看着她此刻闪闪发光的笑容,他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倒不是他自己沉睡多年对于联盟女神风采的痴汉心突然觉醒,只是这笑容让他突然想起,相比起她时常挂在脸上的笑来说,苏沐橙在那么多年以来,除却看电视剧以外真正哭过的次数实在不算多。


印象中最深的恐怕要从苏沐秋去世那时说起。


医院长长的走廊,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气味,不断压迫着人的神经。叶修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钟,从苏沐秋被推进手术室那一刻开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苏沐橙呆呆地坐在一边,仿佛一个被切断了电源的娃娃,只有埋在裙摆下被握紧的双手显示着她的不平静。直到那盏红灯熄灭,医生走出来,看向朝他飞奔而来的小姑娘的眼神充满怜悯与无奈。他最终对他们说了些什么,具体内容叶修已记不太清楚,他觉得苏沐橙眼里刚刚亮起的光也随着熄灭了。


送走了寥寥几个前来吊唁的人,他看到苏沐橙站在苏沐秋简陋的墓碑前,垂下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但不断滴落在她脚下的泪水却明显出卖了她——没有激烈的哭闹,苏沐橙在这两天显得异常的平静,然而她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叶修抬手飞速地抹了一下眼睛,走过去将她拥入怀里,抱紧了抽泣声越来越大的她。


与哥哥走过的坎坷让她似乎更习惯于静静地哭泣,就算在他离开嘉世时也是。他在那个雪夜里走出嘉世的大门,穿过马路回头望时,还能看见那个泪流满面的身影,身后的亮光让他无法看清此她此时的表情,但那双带着湿气的眼睛却清晰地印在了心底。


挑战赛决赛上,看见她用这么决绝的方式与嘉世决裂,说实话他还是有些吃惊。但当她迈着坚定的步子走来,将头埋在自己身上时,却又能体会到她对嘉世的失望与不舍。


本以为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有荣耀陪伴,自己花在游戏和比赛上的精力理所当然地占据着自己的绝大多数时间,但叶修现在才惊讶地发现,关于苏沐橙的这些小细节却异常清晰地被自己记在心中,反观苏沐橙又何尝不是。也许这大概也能用默契来解释?


 


“喂喂?想什么呢?”苏沐橙看着已经放空了有一段时间的叶修,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呵,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了。”收回思绪,他站起身笑着。苏沐橙微微挑了挑眉,“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嗯,有些多。哥难得回来一次,不如出去走走,你想听什么哥慢慢给你说怎么样?顺便请你吃冰淇淋。”


“好啊!”听到那个词后她眼前一亮,“不过……你其实是想抽烟吧?”她挑了嘴角,一脸狡黠。她还没忘记训练室不能抽烟的规定。


“咳……不愧是最佳搭档,被你猜中了,走吧,可把哥给憋死了。”叶修拿起外衣,却见苏沐橙似乎兴致颇高的样子,率先走出了训练室。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她一直笑着啊。


叶修快步跟了上去。


 


PART 02


决赛双方在两轮激烈的缠斗之后,最终以平分进入真正的决胜赛。这样的情况让荣耀粉们觉得有些熟悉,毕竟第十赛季的兴欣也是在与轮回的激烈碰撞中,慢慢把比分追平,最终在决赛第三场中完成了称霸之路。而此次的决赛,将在H市的萧山体育馆进行。


穿过马路,来到自己打了整整十年职业联赛的场馆,苏沐橙也不免有些感慨。这座场馆见证了嘉世的崛起与衰落,又见证了兴欣的新生与发展,而今夜,兴欣再次进入总决赛后的最后一场比赛,无论结果怎样,它都将意义非凡。


叶修没有留下来看这场决赛,他在比赛开始前一边吐槽着叶秋给他订的机票,一边认命地坐上了前往机场的汽车。虽然有些无奈,但他还是留下了“我又不能上场,不过我等你们的好消息”这样一句简短的话语。


从备战室出来,苏沐橙作为兴欣队长首个登台,热烈的欢呼在耳边炸开,空气中涌来的是一股滚烫的温度。


站在熟悉的比赛台上,她能看见观众席上兴欣的粉丝们在激动呐喊,想起自己还未成为队长之前,有的人总是会拿自己的实力做文章,在成为队长之后,兴欣也不可避免地被拿来和叶修带领的兴欣作比较,毕竟第十赛季叶修最后6.5秒的超神之举太过令人难忘,虽然客观来说这样的对比未免有些苛刻,但如今的兴欣也非当日草莽,兴欣的队员明白叶修的离开对于战队有很大影响,不过那只会让他们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对于苏沐橙自己,无论这些观众的加油声中有几分是给自己的外貌,又有几分是给自己的实力,她依然不甚在乎,过去的两年多,她已经渐渐习惯于身前没有叶修的背影,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势,告诉自己今后要自己守护。然而再次踏上总决赛的舞台,心中还是不太平静。印有兴欣队徽的旗帜在人海中挥舞,她心底突然还是萌生出一点小私心,希望这些加油声更多的是因为后者。想起前一天下午叶修问自己的话,她忽然发现自己终归还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哎哎,好久没打总决赛了,感觉会有点手生啊!”身后方锐的声音传来,苏沐橙微转过身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哎沐姐姐,别这么看着我,手生这种事情对于我的黄金右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真的,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等下说不定不小心就一挑三了,是吧小唐?”他还不忘朝后面的唐柔秀秀自己的下限。


“一挑三是我的。”唐柔面不改色。


苏沐橙失笑。


擂台赛结束,比赛形势对于兴欣来说并不乐观。对手的个人实力很强,在一开始就取得了领先,虽然兴欣在之后的两轮中依靠方锐和唐柔的出色发挥扳回了一些差距,但从总体分数上看兴欣依旧是落后的。好在队员们都没有过分的失落,退队赛开始前还有足够的时间作调整。


和队员们再次确认好战术后,苏沐橙在位子上做起了手操。她拿出了沐雨橙风的账号卡,这张原本是苏沐秋准备在职业联赛中用的账号卡,却成为陪伴了她将近十年的与她不可分离的角色。她曾经为了哥哥拿起了这张账号卡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也曾因为叶修的不甘退役想要放弃,但她自知对于荣耀这个游戏却从未后悔。


过去的她会为了帮叶修收集材料到第十区帮忙,也会为了能再次与他并肩作战独自磨练自己,与他在一起的十多年里,她最能体会到他对荣耀、对冠军的执着——尽管叶修已经拥有了联盟最多的冠军、最高的荣誉。而现在,等到苏沐橙自己站在这里时,却更清晰地感知到胜利对于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是啊,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天赋平平,荣耀技术是叶修一把手教会的,虽然一直在努力着,但她深知自己的实力,尤其是在巅峰期已过,状态开始下滑的时间里。尽管如此,自己还是想在这恐怕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里,亲手举起冠军的奖杯啊。


“沐姐姐,待会可要火力全开呀!”身边传来方锐一贯不正紧的调侃,团队赛的其他选手也在摩拳擦掌。


还好,还有这些像家人一样的队友,自己终究不是一个人。


“你才是啊猥琐方,准备好那第二个冠军了么?”


方锐愣了愣神,在他的记忆中苏沐橙从没说过这么自信的话。那一瞬间他似乎感到对方与平常的苏沐橙有些不同。没有细想,他明显受到了这句话的感染:“那必须啊!黄金右手不是吹的!”


团队赛开始。


进入比赛席就是另一个世界,刷卡、载入角色,而此刻,目标只有一个。


比赛节奏很快,但沐雨橙风的火力在双方激烈的冲突中依然保持者近乎完美的火力线。对于一个以策应辅助为主的选手来说,苏沐橙往往不是团队中冲锋在前的那一个,也通常不会是最后倒下的那一个。用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坚持着操纵角色准确地释放出最后一个技能,沐雨橙风倒下了。她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一切,把战场完全交给了自己的队友。


“荣耀!”金色的字从屏幕上飞出的时候,她看到了兴欣战队的名字。


当再次捧起这座金色的奖杯时,她觉得自己真的足够幸运,不仅仅是因为夺得冠军,更因为有幸遇到了叶修,遇到了荣耀和现在站在她身边分享着喜悦的兴欣的队友。


一行人捧着奖杯走向备战室的时候,陈果又一次激动不已,战队又拿了冠军,她比任何人都要高兴。不过她还是拼命抑制着自己的眼泪,抽抽搭搭地从包里掏出手机,“要告诉那家伙!咱们又是冠军了!”


“哎老板娘不用打了!”一个身影从备战室走出来,懒懒靠在备战室的门框上,嘴里燃烧着未抽完的烟让他的脸显得有些不清晰,但嘴角却看得出是止不住的笑意。


“老大!”包子在众人的惊讶中冲过去,热情地往他身上拍了一把。“咳咳……包子!”叶修一个踉跄,烟差点掉到地上。


“老叶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在这?!”方锐率先回过神,“特意来看本大爷黄金右手的风采的吧?看见没?没有你一样拿冠军!”说罢一脸得意之色。


“去去去,哪是来看你的呀,暴雨啊所以航班取消了,哥回来以后已经停止入场了,结果人直接让我进备战室了……哎没办法,哥魅力大呀。”众人看了看他旁边,果然还放着他走时带着的行李箱。


走在最后的苏沐橙看到去而复返的他,心情不知该如何描述。却见叶修掐了烟走过来,伸手一带轻轻地就圈住了她。


“打得不错,沐橙。”没有刻意或者特殊的赞美,这句话和以前跟在他身边跑龙套时受到的表扬没有任何不同,但她却一直觉得一颗心在此刻被填得很满。


“沐秋会很骄傲的。”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顶,“你也是我的骄傲,沐橙。”她终于没忍住,将脸埋进他胸口。


等明显感到胸前的衣服湿了一大块时,苏沐橙终于抬起头来,脸上却是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


“喂喂,你这笑得比哭还难看,注意点形象啊……”说着却伸出手将她脸上残留的泪痕抹去。


“叶修啊!”


“嗯?”


“荣耀真的很有趣哦!”


有一瞬间的恍惚。记忆中很少听她说起关于荣耀的话题,大多数情况下,苏沐橙对于荣耀的态度表现地跟任何一款网游没有什么不同。她会成为荣耀的职业选手,最初也是受苏沐秋去世的影响,他还记得她在收拾起伤痛后,对他说“你教我荣耀吧,叶修。沐雨橙风会站在赛场上的。”没有人会认为打游戏是一项多么有前途的职业,尤其对于当时还在读书的苏沐橙来说,她还有大好的前程,没有必要为此堵上自己的将来。但他没过多的反对,职业游戏竞技选手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光鲜,各种条件限制和艰苦的训练让当时的很多人在半路就放弃离开,等到她失去了最初的热情和固执,体会到其中的坚信后自然会放弃他曾经以为苏沐橙也会如此,但事实上苏沐橙从未给过他这个可能。她慢慢追随着自己的脚步,成为了他战场上最默契的搭档,在他离开嘉世一年半重返赛场时,看到的只有她明显的提高。而现在,在从自己手中接过兴欣队长第三年的今天,她又成为了新的冠军,这和他自己夺冠感受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


“那还用说。”他轻轻答道。


眼前,是那个陪伴了自己十余年光阴的人,在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也在他最落魄的时候。


也是那个习惯了有她在身边的人,在她最脆弱的时候,也在她最坚强的时候。


回家的这些日子,不能时常见到她,但所幸的是,他们还有很多一起的时间。


PART 03


 


第十三赛季以后,兴欣战队宣布了苏沐橙退役的消息。


这件事理所当然地引起了媒体和联盟的关注。然而紧随着苏沐橙的,却是联盟中老一辈的选手相继地告别职业联赛的舞台。人们虽然觉得震惊和惋惜,但却不得不承认,已过巅峰期的他们,在新生代选手锋芒正盛的新的赛场上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了力不从心。也许会带着遗憾与不甘,但每一位选手都将自己最美好的、最光芒四射的瞬间留在了这个舞台上,他们的旅程走到了终点,但荣耀却是永恒。


 


“哎~终于退役了呢。”苏沐橙眯着眼靠在椅背上,低声说着。


叶修叼着根烟,瞥了她一眼,“是啊,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吧。”


“自己拿到的冠军,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以前没得冠军不是还偷偷地哭呢……”


苏沐橙当然知道他说的“以前”是什么时候,第四赛季她出道时,霸图夺冠,嘉世却结束了万众期待的连胜记录,那时她确实偷偷哭过,可是这事叶修怎么知道的,她却有些好奇了。


“就你那些小秘密,还瞒得过哥?咱俩在一起多少年了哥还不知道你?”见苏沐橙看过来,叶修表情有些不自然了,“咳……呃,不过哥看你表现好,也准备给你点奖励。这不是等你退役了嘛,刚好。”


“……不会又是千机伞手办吧?哎……”


“哎哎哪能呢,别叹气呀,不过话说千机伞手办也挺好的呀……”抬头的瞬间看到苏沐橙已经换做拿手托腮的动作盯着他看了。这动作本没什么特别的含义,但在此刻的叶修看来,对方那轻轻弯起一个弧度的嘴角和装满笑意的眸子,却让他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好在苏沐橙噗嗤一声率先打破了沉默,“哈哈哈偶尔看看叶修大神失语也是极好的呀!”叶修有些,眼里却是少有的温存。


“言归正传啊,哥给你的奖励,那可是独一无二的。”在苏沐橙半是戏谑半是期待的眼神中,叶修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盒子的大小,让苏沐橙微微失了失神。


“咳。联盟大神,荣耀教科书亲自把名字刻上去的,保证第一无二……不试一试吗?”


忽略了他到这种时候都要晒的厚脸皮,苏沐橙在缓缓打开的盒子中,看见了一枚戒指。那是一枚样式简单,却很精巧的戒指,她小心翼翼地将它拿出来,看见戒指的内壁上刻着两个不怎么好看的字母——“YE”


叶修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她的反应,顿时有些不淡定,却看见苏沐橙抬起头来,眼里明显有了亮晶晶的水光,于是他伸向口袋掏烟的手顿住了。


“以最佳搭档的默契来说……你是想表达那个意思没错吧?”苏沐橙斟酌字句,颤巍巍地问道,语气里有些期待。


叶修听见她的话后失笑,“当然,不过还要请联盟女神把自己的名字也刻上啦。”苏沐橙感觉自己被轻轻拥入一个带着烟草气味的怀抱里,“退役了,咱们回家吧,沐橙?”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爸爸原谅你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却反问他。


“差不多吧。至少——”他的声音带了明显的笑意,“他和我妈开始偷偷的看荣耀联赛了,一开始还准备瞒着我,可哥是谁呀,就这点小事还不清楚?”


“哈哈,是叶秋告诉你的吧?”


“行啊你,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技能?难道是跟王大眼学的?!不过叶秋那小子还真是,有点秘密根本就憋不住啊,我都没开口呢他就一股脑全说了,啧啧。哦对了,昨天决赛后他还打来电话说,我爸妈看了你们的比赛。”


“噗……真是好弟弟。”


“你可别高看了他,你们看见他给我买的那机票!这次也是来催我回家的!想想哥才出来几天呀,这不幸好航班取消了。不过……你是不是该回答刚才那个问题了?”


“嗯……好像是哦。所以……”


“所以?”


“需要我提供什么样的答案?”苏沐橙笑嘻嘻地窝在他的怀里。


拜托,不要大喘气以后还开这种玩笑好吗……叶修有些想扶额。“咳,你问哥啊?那哥说了你可别后悔啊!当然是——”


“好啊,叶修。”这次没等他说完,苏沐橙就立刻回答了。


“唉?”要不要这么惊喜啊,不过想想好像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回答啊……


“我的答案一直都没有变过呀。嘿嘿~”


叶修感到苏沐橙的头蹭了蹭自己的脖子,他语气彻底无奈了:“傻笑什么?”


“没笑什么呀!只是感觉,‘家’这个词,我很喜欢。”


苏沐橙感觉他抱紧了自己,然后一个温暖的吻,轻柔地落在自己的发顶。


FIN.


————————————————


写完这篇,真的有种超脱的感觉。一直想写沐沐当队长以后的样子,感觉关于她有很多东西可以写,跟但又怕自己文力不足写出来太过杂糅。她和叶修一路走来的时光很多人觉得是兄妹情,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仅仅是这样未免过于浅薄。嘛,不同人有不同看法吧。


再者是关于兴欣再次夺冠这个设定。对于此我跟基友也讨论过很多,准确说我们都认为叶修退役后兴欣光靠沐沐想要夺冠真的很难。我曾构思过让他们在杀入决赛可惜没能夺冠,但是思考很多,觉得兴欣的众人都很有潜力,每个人都会成长,而且跟心脏在一起十年理所当然地也会心脏


咳咳,毕竟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对谁说绝对不可能呢?所以最后私心写了冠军,虽然因为我不会写比赛而看起来貌似夺冠很轻松的样子……


艾玛一直保持很正经真的好累啊,接下来恢复我真正的画风……


感谢好基友在深夜陪我想题目【虽然最终也没想出来……这名字其实是我打开酷狗音乐在一堆歌名中借来得我会说?找了个英文的顿时高端大气,这种看似和内容没有关系又有点关系的朦胧感真是十分带感呢【泥垢……


最后,我对女神是真爱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评论

热度(169)

  1. 君十二不具名 转载了此文字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