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伞修/知乎体】苏沐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喵茶:

影帝伞X电竞选手叶


题目灵感来源于知乎


 


 


 


人间世                            +关注


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感谢邀请。


 


我的公司里有很多年轻的姑娘们都很喜欢苏沐秋,毕竟这位是赫赫有名的影帝,长相也是很讨人喜欢的英俊帅气,我的女儿也很是痴迷这位年少成名的男青年,但是我一直对他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我还是一直对这个年轻人保持关注。


 


现在的知乎偏年轻化,我的年纪可能和在座诸位的父母相似。我这个已经步入中年的男士的喜好大概和你们还是不同的,不过去掉了粉丝滤镜之后,也许不才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之前的高票回答里大多数都提到过苏沐秋的出身和艰苦的童年,旁人的文笔好过我太多,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一看,我在此就不再赘述。今天我要讲的是影帝苏沐秋在还没有成名之前的事情,大家信就多支持一下这个年轻人,不信也权当是看小说,不必在评论里情绪激动坏了自己的心情。


 


===============================


 


这大概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国内经济不景气,我的女儿生了重病,我的公司也在业内的冲击下濒临破产,生活事业的压力使得我几乎崩溃。就是那个时期,在一次南下去商议订单的途中,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子,黑头发黑眼睛,白白净净,拎着一个蔻驰的旅行箱,背上背着的是塞得鼓鼓囊囊的杜嘉班纳背包,身上穿着巴宝莉的衬衫,拿着车票左顾右盼。


 


这个男孩子当然不是苏沐秋,但是他确实是苏沐秋人生里最重要的人之一,也是通过他我才间接认识了苏沐秋。


 


当时正值盛夏,炎热至极,硬座车厢里挤满了来自各地的人,空气里弥漫着浓酸的脚臭味,混杂着从车厢连接处飘来的烟味令人作呕。因为男孩子的穿着打扮明显和这样的气氛不协调,而他的座位正好在我的旁边,所以从他坐下之后我就不由自主的一直在关注着他。


 


这明显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富家小少爷,而且还是被全家保护着宠爱着长大的。从W市出发的硬座火车上鱼龙混杂,南来北往什么人都有,而这个小少爷就穿着小几万的行头大摇大摆的坐了上来,还毫无防备的一找到位置就开始睡觉,简直没有一点生存经验。


 


我那个时候突然就想到了我还在住院的小女儿,于是管了闲事的帮他看着行李,一直到他醒过来。


 


这个男孩子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和其他同龄人不一样的是,从他醒过来之后我就没有见到他拿出过手机,倒是左顾右盼好奇的紧,好像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一样。


 


不过也是,能穿着这么一身行头的孩子家里非富即贵,他大概是出来体验生活的,不过也有可能是离家出走。因为不善言谈,我也就没有和他说话。


 


不过很快小少爷就受不了这样严苛的环境了,车厢摇摇晃晃,气味又糟糕至极,他的脸色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褪去健康的红晕而变得惨白,额头也开始浮现出一层冷汗,看样子像是晕车了。


 


不多久他就跌跌撞撞挤开人群去了卫生间,好长时间才回来,大概是洗了头,半长的黑色头发湿漉漉的向下滴水。而我给他递了我自己随身带着的热水并一粒晕车药,小少爷居然道了声谢然后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完全没有戒心。


 


之后他就开始和我熟络起来,刚巧我们两个人的目的地都是H市,所以身为一个成年人我就充当了一次保姆和保镖,一路护送着小少爷下了车。原先我还想帮他订酒店,可是他说他有急事要先走,我担心他会遇到麻烦,就给他留了我的手机号。因为我的会议赶时间,所以两个人就匆匆分别。


 


事后我才知道他是离家出走。


 


 


=====================


 


那个男孩子是谁我不会说,不过评论区里确实有人猜对了,他家里确实很有能量。就因为当初我多管了闲事顺手照顾了一下他,后来京城里某家高门大户的直系子孙找到了我,和我签了一大笔单子,我才得以稳住我的事业,后来也算是攀上了Y家这艘大船。具体是谁我不方便在这里说,还是那句话,信则信,不信就当是瓦舍听戏吧。


 


还是希望评论区的孩子们不要多想了,观棋不语真君子。不过男孩子的家里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离家出走倒是真的,但还是这么由着他的性子来,还真是快把他宠上天了。


 


=======================


 


 


第二次见到这个男孩子是在H市的一个旧小区附近,我的客户脾气古怪,喜欢往城市的犄角旮旯里钻,为了赚钱养家,我也就不得不和他一起灰头土脸。年轻人们,赚钱真的不容易,虽然我现在风光,可是当年为了这么点钱说我是受尽凌辱也不为过的。


 


我那时也是三十来岁的人了,被一个同龄人训得孙子似的还得赔笑脸,一出屋子我就钻楼底下抽烟去了。一抬头刚巧就看到了他和另外一个长得挺好看的男孩子勾肩搭背的走过来了。


 


几个月不见,这孩子居然还认得我,一见面就特亲热的喊:“大叔!大叔!”


 


我心想叫谁大叔呢,还没说话,他就说要不来我家吃午饭,我们中午做糖醋排骨!我估摸着他是看出来我心情不好了,他旁边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就在他背后掐他腰上的软肉,可就是这样这傻孩子还是硬把我拉走了。


 


依旧没学会防备人。


 


几个月前满身大牌的小少爷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当地某家企业的文化衫,脚下踩着天桥下面二十块钱三双的塑料拖鞋,走起路来晃来晃去,漂亮小男孩就皱着眉毛骂他:“好好走路!别跟个小痞子似的!”


 


男孩朝着漂亮男孩吐舌头,然后漂亮男孩凶巴巴的瞪了他一会儿,泄了气,伸手揉男孩的头发,嘟囔:“你又不是大街上到处打架的流浪猫啊。”


 


男孩就笑嘻嘻的回答:“我是家猫啊!”然后两个男孩就黏在一起互相推推搡搡着走路,看着感情很好的样子,漂亮男孩比男孩高了半个头,走到一半还撩起男孩的刘海亲亲他的额头,特别亲昵,男孩也眯眼笑着,倒也像极了家里养的猫。


 


我还在感叹年轻真好,没曾想到后来这两个男孩之间的关系会变成这个样子。


 


两个小男孩住在很旧的筒子楼里头,还有个和漂亮小孩长得一样好看的小姑娘。两个孤儿加上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小少爷,三个半大孩子住一间八十多平米的房子,再加上我这个不速之客,看起来确实有点挤了。


 


漂亮男孩就是苏沐秋。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讲到重点了,当时的苏沐秋也才刚刚十六岁,个头就已经快有一米七五,肤色很白,和男孩站在一起也不显得黑,但是有点瘦,脸上可以看得见颧骨,不过不影响他的英俊外貌。和男孩肉嘟嘟的脸颊形成鲜明的对比。


 


餐桌上一份糖醋排骨统共也就十来块,我也不好意思吃孩子们的东西,于是只是象征性的扒了几口米饭,苏沐秋把排骨分给他妹妹一半,又把剩下的一半大部分拨到了男孩的碗里。男孩低头吃饭,趁着苏沐秋去厨房切水果的时候把藏在米饭下面的排骨又埋到苏沐秋的碗里,整个过程笑得像个大花猫。


 


苏沐秋回来的时候发现碗里的排骨,又夹回男孩的碗里,然后又瞪他:“吃了!来我家几个月,瘦了一大圈,旁人看了要嚼舌头的!”


 


我看着男孩圆润的脸蛋,突然发觉苏沐秋比我这个做生意的还会说白话。


 


男孩贱兮兮的笑,问苏沐秋:“嚼什么舌头啊?”


 


苏妹妹正闷头啃排骨,含糊不清的说:“说我家虐待童养媳。”苏沐秋整个人一下子红的快要冒烟,结结巴巴的训斥他妹,要小孩子别乱讲话,男孩哈哈大笑说苏沐秋没关系,哥那么完美,你看上哥很正常。屋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当时的我糟糕的心情一扫而空,跟着孩子们一起笑,完全没有想到原来苏妹妹才是真的一语道破天机。


 


=====================


小姑娘们别问了,我说过我不会讲男孩到底是谁的!我真的惹不起他背后那一大家子!私信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所以别问了!不过你们的男神心有所属是真的。


 


男孩是大户人家的大少爷,离家出走享受人生,然后在弹尽粮绝的时候被你们男神捡回了家——就跟捡个猫崽似的——然后当童养媳伺候着,最近似乎快要修成正果了。不过他们没有公开的意思,我这个知情人也不方便多说些什么。祝福他们吧。


 


======================


 


三个人都是好孩子。之后我因为工作的事情定居H市,也就隔三差五的去看望他们,而我女儿的病情也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后来苏沐秋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带着礼物去拜访,那个时候你们的男神已经突破了一米八,胖了一点,不再瘦的吓人,颜值自然也就又升了一个LV,就算是我这个结婚多年的直男也不由的心肝发颤。


 


我给他买了一台外星人,因为苏沐秋和男孩都是网瘾少年,平时生活开销就靠着在网上接单子做代练写外挂什么的,这个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不过他们都是有想法的好孩子,我多次提出想要资助他们,可是被拒绝了。


 


可是到他们家的时候我却发现开门的是苏妹妹,而苏沐秋和男孩都没有露面,我就问苏妹妹你哥呢?


 


苏妹妹回答男孩生病了,苏沐秋陪他去医院挂水了,她刚准备去给他们送午饭。我就顺路带上了苏妹妹,两个人一起去探病。


 


男孩大概是前一天晚上受了凉,正在发烧,脸蛋红的像个灯笼,苏沐秋守在他的身边,捂着男孩挂针的那只手,和他小声交流。他们没有去办住院床位,两个大男孩就缩在医院拥挤狭小的塑料椅上,互相依偎在一起。苏沐秋时不时还和男孩互相碰一碰额头,样子亲昵的不行。


 


苏妹妹给苏沐秋递饭盒,苏沐秋就接过去打开,用汤匙喂给男孩,眼神很温柔,用鸡汤软文的话来说就是像阿尔卑斯山脚下最和煦的春风。


 


其实之前我就已经看出来两个男孩之间关系不一般,可是不能确定是不是我自己的错觉。可是当我看到苏沐秋无意识流露出的这个眼神之后,我发现事情可能已经超出了控制范围。


 


那如春风似春水的眼睛里埋藏的是属于男性的占有欲和可怕的偏执。


 


我趁着苏沐秋去卫生间的时候堵住了他,直截了当的问,你是不是喜欢男孩?苏沐秋愣了一下,承认了,说是。我说你知不知道他家里背景不一般?苏沐秋说我知道。我说你知不知道他的家庭是你惹不起的?苏沐秋说我知道。


 


我骂他,你知道还敢去招惹他?他家里根本不用对付你你就混不下去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低头看地板,抿着嘴唇,开始默默流泪。一米八的大个头,红着眼眶,看起来却十分的可怜。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苏沐秋说,“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他。”


 


“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说。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苏沐秋迄今为止演绎过的任何角色,无论他的设定再多情再深情,也无法和那一刻的苏沐秋相媲美。他浅棕色的眼睛里写着绝望,挣扎和爱,但是谈及男孩的时候他的嘴角却又带着笑。男孩是一个很好的人,了解过他的人都愿意和他交朋友,苏沐秋大概就是在不明不白间一点点被一个那么好的人给俘获了。我也只能说一句,小伙子,这波不亏。


 


====================


 


这个世界有三样东西藏不住,喷嚏哈欠和爱情。男孩确实也爱着苏沐秋,这一点毋庸置疑,他看苏沐秋的眼神和苏沐秋看他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男孩这个人真的是很温柔,你们男神配他真的不亏。


 


某些人不要私信我了,年轻人戾气不要那么重,不愿意相信就当是看故事啊。我一个中年大叔真没闲工夫来骗你们。


 


======================


 


苏沐秋出过一次车祸,你们应该也知道。不过当时伤的并不重,但医院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男孩。


 


但是男孩的弟弟在外市约男孩见面,一时间无法赶回去,而苏沐秋忍着轻微脑震荡的晕眩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去车站接一下男孩。他还一个劲的向我道歉,说很不好意思麻烦到我,可是男孩晕车,又不懂得照顾自己,他实在是太担心。


 


我心想老子都结婚了还要看你们小年轻虐狗,然后呸苏沐秋要他好好休息,大半夜的爬起来去了车站,从男孩的双胞胎弟弟手里接到了吓到全身都在发抖的男孩,结果到了医院一见到满身擦伤和绷带气息奄奄的苏沐秋,男孩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当时我和他弟弟就惊呆了,男孩平时的画风是不说话岁月静好,一说话气的人仰倒,我们还真没见过他哭的这么惨兮兮的样子。


 


苏沐秋估计也吓得不轻,赶紧爬起来想哄哄他男朋友,结果还没起来一半就又晕乎乎的躺回去了,男孩赶紧凑过去扶他,一边打哭嗝一边说你乱动什么啊,不想要命了?走路不看车,撞死你活该云云。苏沐秋就抱着男孩的脖子小声安慰他,乍一看病患和亲属的关系似乎反过来了一样。


 


男孩他弟瞠目结舌,告诉我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他哥和谁撒娇的样子,今儿可算是开了眼界了。


 


小少爷操着满口的京片子,说出来的话让我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然后两人很有眼色的把私人空间让给了他们。


===================


 


男孩他弟也是个奇葩,我还以为他早就知道苏沐秋和他哥谈恋爱的事情了,结果这孩子后来在那两个行走的狗粮播撒机跟家里出柜的时候打电话跟我哭诉他哥被野男人拐跑了。


 


我:你哥和苏大明星在你面前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你现在告诉我你以前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弟弟也是直的让人心疼。噗嗤。


 


好了,就更新到这里吧,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反正他们两个现在依旧甜的像个刚谈恋爱的小伙子一样,随时都能天雷勾地火,我能说些什么?年轻真好啊。


 


 


                                                   创建于  20XX-XX-XX


                                                   禁止转载


 


 


赞同50K           感谢作者          加入收藏           评论4K


 


 


精选评论(20)


 


追猫的人


苏沐秋和叶修领证了。男神和别的男人结婚了。更特么操蛋的是和男神结婚的也是我男神。无fuck说。


赞3600  回复  查看回复  XX/XX/XX


 


玉米


狗男男一定要幸福啊!


赞2048  回复  查看回复  XX/XX/XX


 


时间旅行者


第一次在知乎看到娱乐新闻的八一八,这局天涯输了


赞999  回复  查看回复  XX/XX/XX


 


造福CP粉


惊了个大呆!我一个人圈地自萌这么多年的拉郎原来是官配!!!幸福来得太突然,谁来打醒我!!!


赞666  回复  查看回复  XX/XX/XX

评论

热度(602)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