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伞修】约饭01

环状线:

架空






01


 


 


黄少天说:“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叶修十分感动,果断拒绝了他。


双方争执不下,拉锯足足一小时,黄少天说:“算了,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出来,见个面慢慢谈……”


“鸿门宴啊?”叶修呵呵他。


“我靠啊,老叶你这人,就是刀枪不入软硬不吃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黄少天在电话那端嗷嗷叫唤,“那餐厅可贵了,晚饭人均一两千,还有帅哥作陪,你有什么不满?”


“帅哥?你?黄少天?”


“不是跟我,”黄少天咬牙切齿,“是我朋友的朋友的哥哥,位子订好了,同伴临时放鸽子,托我们找个伴一起吃饭……”


“你怎么不找女孩子……哦对,你也不认识女孩子,蓝雨到现在还是和尚庙啊?你们HR每年招人的时候就一个姑娘都招不上来吗?”


不劳你操心,和尚老大回敬他:“去吧?你现在没工作闲得肯定没事,你还没吃饭吧?这个点你肯定没吃,等下我把地址联系方式发给你……”


“黄少天,”叶修说,“你什么时候连这种生意都做上了?人还年轻,兴趣已经晋升至退休老阿姨级别?”


“我靠靠靠,”他唾弃,“叶修你思想污浊,龌龊,多跟你说一句我都怕自己被污染,单纯约个饭你怕什么都是一百多斤的大男人!”


“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有什么好约饭的,你朋友的朋友的哥哥是GAY吗?”


“……”黄少天沉默了,过一会儿说,“不瞒你说,这个问题我刚开始也问过。”


“结果?”


“结果人家说,”黄少天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自己是在美颜相机公司工作的,同事十有八九是女生,一天到晚都跟同事一起吃,和妹子吃饭吃腻了。”


“……少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说了。”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啊哈哈哈!”


“滚!”


他气哼哼,手上却一刻不停发来时间地点,叶修看着那个名字很诗意的手机号码,问:“这么好的事,你自己怎么不去?”


“能去我不就去了吗?加班好吗大哥?”


“喻文州?”


“想啥呢,我加班文州当然也加班,同甘苦共患难。”


好基友一辈子,叶修在心里替他接上下半句:“那那个谁呢,是叫郑轩?”


“压力山大。”


“于锋?”


“不要跟我提那个跳走的衰人……”


“小卢?”


“你连我们公司的实习生都不放过?!”


好吧,叶修说:“周泽楷总没挑的了吧?人又帅性格又好,还能让你做个顺水人情。”


“……我一开始也想到他来着的,”黄少天语气堪称冷漠,“但是人家说,想要个聊得来的。”


“……你确定这叫单纯吃顿饭?”


“是吧……”


人均一两千的饭,对约饭对象有要求也正常,何况也不算非分,挂电话之前,黄少天还是切入正题:“《千机伞》的作者很中意你,希望你再考虑一下……”


“这件事我上次就回绝了,也推荐了合适的工作室。”叶修笑了笑,“《千机伞》是个大IP,没必要逮着不知名的原型师不放吧?”


“你好意思说?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不知名的原型师’?!”


“哪错了,知名的是‘嘉世’的‘叶秋’,不是我,”他说,“离开嘉世后,我确实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原型师。”


“我怎么觉得你在拐着弯夸自己似的?”


“你听错了。”


“《千机伞》是个大IP,君莫笑则是《千机伞》的第一男主,国内现在还没正式生产过1/8的男性角色手办,由你这个获过国际奖项的……”


“黄少天,”他打断对方的话,“你跟这行姑且也沾点边,我就直接跟你说了,我不接不是因为摊子不够大或者给的钱不够多,我是纯粹怕给做砸了,毁了我国内原型第一人的名声。”


“……你居然好意思自封第一人啊?!”


“好意思,”叶修说,“先不说我没做过男性模型,《千机伞》这本书我看过,君莫笑对于原型师是个很棘手的角色,男人,要么帅到极端,要么丑到极致,都方便呈现,难缠的就是他这类有点小帅的气质型,外貌除了一把伞又没什么具体描写,连官方插图也没有定论,一千人心里有一千个男主,你也说君莫笑的粉丝千千万,万一做砸了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我,我这个重头再来的小工作室怎么担负得起,还是不揽这个瓷器活……哥明智吧?”


“战法和神枪呢?”


“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叶修转头看着架子上并肩而立的两个手办笑了一下,“再说,那是同人时代的事,没实际量产过……”


黄少天没继续游说,也没放弃,只是说:“你再想想吧。”


 


黄少天说得对,也不对,叶修不是闲得没工作,但确实没吃饭。他最近昼夜颠倒,黄少天电话打来的时候刚醒不久,还没来得及吃早午晚饭,或者说泡早午晚面。


那家店十分有名,除了号称本市三大牛排店之一,还是叶秋每次相亲必列地点,他记得弟弟曾经一边解领带一边跟他抱怨:“我都快比那儿的领班都熟悉服务员了——”


“你换个地方不就得了?”叶修说,“三大牛排店不是还有另外两家,你轮换着来呗。”


“不行啊,”叶秋掰着指头给他数,“那家能看见江景,又不在塔上让人恐高,还有——芝士蛋糕出了名的好吃——”


芝士蛋糕一卖就卖一整个,像一整轮金黄的明月。叶修说:“她们能吃下一整个?”


“不,她们先拍照,只吃一口,再拍照,接着说要减肥,然后就会整个推给我。”


叶修打量了下亲弟弟:“怪不得你胖了。”


叶秋无力反驳,直挺挺倒在沙发里。


既然久仰大名,又有人请客,他决定走上一遭。


 


没有车,叶修迎着江风走到黄少天给的地址,这一片都是殖民地风情建筑,到了夜里,穿越来的都是上个世纪的灯火。


牌子不大,叶修循着门牌号找到餐厅,思量着这地段和占地面积一个月月租要多少钱,用餐区只有二楼,他循着铺着红毯的阶梯走上去。


一个穿正装的男人站在门前,若有所思,听到声音望向他。


如果是普通人,这一眼只能叫看,但他不同,短短几步路的垂眸抬睫,居然给人一种望断天涯的错觉。


“请问是叶修先生?”


“唔,”叶修说,“就是我,我是说,我就是。”


男人随即露出十分亲切的笑容,为他拉开门把手:“请进,希望你有个愉快的晚上。”


都说五星级酒店的门面是DOORMAN,米其林一星也提升到如此水准了?叶修有一小点震惊,跟随着对方走到江景位上。


这里的窗不是落地窗,是老式公馆的栅栏,一格格将万家灯火小小拢起来,红丝绒窗帘谨慎地垂在两边。


而更让他震惊的是,“DOORMAN”没有为他拉开椅子,而是自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对方看他傻站着不动有点奇怪的样子,“来,请坐,还是椅子不合适?”


不合适的不是椅子,叶修说:“苏先生?”


“我是,”他以为是侍应生的人说,“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叶修坐下,但还是忍不住问:“你既然已经到了,为什么不进来,要站在门口等我?”


“首先我到的并没早多久,”苏沐秋说,“其次我觉得坐在里面等一个男人来赴约这种行为,有点GAY。”


等在门口明明比坐着等GAY多了,叶修吐槽。


“给你这种感觉我还真抱歉。”


嗯?什么?叶修诧异:“我刚刚说出口了?”


“听得一清二楚。”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地瞧着他。


啊,哦,好吧,叶修说:“不觉得这样意外的可爱吗?”


“你是夸我还是夸这个餐厅?”


“都不是,我是在说我自己。”


叶修说着,面不改色地展开了餐巾。





评论

热度(248)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