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落差(伞修)

Willo: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很好。”


那年,你是这么说的,不悲不喜,声音里也没有什么落寞,语气也是淡淡的。


“那,那个朋友现在在哪呢?”陈果问起。
你只是弯着嘴角什么都没说,眼睛里全是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那个朋友啊…… 那个朋友早已留在了他笑面如花的十八岁年月里了,他的面容永远的刻印在照片上,无法再笑着向你伸出手拉你起身,成了你永远都忘不掉的存在……


陈果见你不说话,又问了句:“那个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你眯着眼看她,并没有回答,只是安静转回头的继续敲着键盘。


直到你这一局打完,陈果以为不会再有答案的时候,你才从放开握着鼠标的手。


“他是个天才。”


你这么说着,若无旁人的点了根烟,稍稍叹了口气。

陈果疑惑的看着你陷入烟雾缭绕的脸庞,想要告诉你,那儿不能吸烟。可是,她没能说出口,有些东西让她把那句话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你吸了口烟,并没有回答。


只是又等了许久,你才缓缓的将她想知道的答案和那些你藏在心里想要让它慢慢腐烂的东西吐出来。


你说:他做过一个天才之作:千机伞。


你说:他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可惜没能把它实现。


所以,你想要把他所做过的一切重新实现,想要把这个渐渐腐朽的荣耀圈搅得个天翻地覆!


你看着陈果震惊的眼神,自顾自的想起,那年,那个人将账号卡放在桌上,笑着说:“这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这样的天才怎么会不出名呢?”


对啊,怎么可能不会出名呢?


只是……


时间没能给予他理所应得的回报。


你吸进最后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


你轻轻的回答:“他啊……他死了。”


在陈果不知所措的神情下,你淡淡一笑。


“老板娘,没什么的”


“我都还没介意,你介意什么。”


你又恢复了先前嘲讽的语气,不在意的冲着她笑。


“行了,八卦结束,我该去值班了。”


你曾说过:“生气就一定要摆在脸上吗?”


是啊,生气不一定要摆在脸上,连痛苦也是。


所以你所有的伤痛都无人知晓,他们只是看到了那个在游戏里搅得个天翻地覆的你,只看到了那个嘲讽般弯起嘴角说着真实无比的垃圾话的你,只看到了那个有的吃有的睡还能继续玩荣耀的随意的你。


只是,他们再也无法探寻你还未冠上“斗神”之名时的年轻,肆意与张扬;看不到你不合胃口就不吃东西,养成了胃病只能躺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的模样;找不到你还未喜欢喜欢上喷垃圾话,没染上烟瘾的张狂姿态。


这些,都只有参与过你人生的苏沐橙和那人知晓而已。


你在岁月中一点点的磨砺心志,一点点的沉淀下去,不会再因为那人的离去而哽咽道说不出话来,不会再因为那人而无法坦然说出“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很好。”


可是,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你记着他说:“不过是从头再来。”


记着他说:“少年你可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人生的路很长……


是啊……


人生很长很长,你独自一人慢慢走过十年,苦苦的煎熬却只走过了十年。


从一开始的三连冠,再到退役,然后再取得冠军,你独自一人披挂上阵,奋不顾身。


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一叶之秋的却邪和他准备出赛用的沐雨橙风,都是他在你岁月里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你一直都是怎么认为的:那个人从来都是荣耀里最有天赋,最有才华的人。


可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并肩同行了。

你那年说着:“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说着:“不过是从头再来。”


嘴角勾勒出一丝轻轻浅浅的笑意,眼睛里是怀念。


你是不是想起了那个人呢?


想起那人说: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你曾说过:我会将这个记录保持永远的,不过,我一开始就有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可是谁能读懂那连胜的遗憾? 没有人能够超越你了,没有人懂得那个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的连胜了,再也没有那个能与你并肩,操纵着沐雨橙风掩护你的苏沐秋了。


可是你却执着着坚持到了第十赛季。 就算是离开了嘉世也依旧坚持着,步履蹒跚。


你用君莫笑把一枪穿云压着打到最后一滴血,在倒地的那瞬间,你想起了当初的那个人。

他在游戏结束后将头转想你,而你对他淡淡一笑。


他说:“阿修,不要忘记我曾这样存在过。”


你不以为意,也不明所以。 因为你从来都知道,你永远和他是好朋友;因为你知道,你要和他成为职业选手,一起并肩战斗,成为最好的拍档,你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所以你并没有在意。


可是,当他用沾满献血的手握住你的手,说:“照顾好沐橙。”


以及,“忘了我吧。”


你浑身一怔,僵硬的看着那人沾满血的脸和那勉强弯起的嘴角,你眼前一片血红,脑子里翻来覆去的都是那个人微笑的看着你说:“阿修,不要忘了我曾这样存在过。”


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怎么会忘记呢?


没有成为职业选手,没有成为众人皆知的最佳拍档,你怎么,可以先走了呢?


你这样想着。 眼睛没有了神采,脑袋里一片轰鸣,胃里翻江倒海的绞得生疼。


可是你没动,你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想哭,却哭不出来。


苏沐橙拉着你的衣袖,你才反应过来,僵硬的转头看着她,想对她笑一下说:“我没事。”

可你一开口就呕了口血出来。 白色的墙壁和他身上的血迹一下子撞进了你的眼睛里 ,让你真正感受到了那两种极致的颜色使你产生的眩晕。


这时你才反应过来,苏沐秋是真的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


在那之后,你开始抽烟,却从不喝酒。开始用和苏沐秋相处的态度去和其他人相处,却从来不得罪人。


因为你知道,你想保留着他与你在一起时的那个最原始的样子。


可,谁能料得到他会如同星斗碎散苍穹。

谁会知道他临门前的那声“再见”会是永别……


你后悔吗?叶修,后悔当年离家出走时的那副娇生惯养的模样,后悔自已任性而落下的胃病。


然后,痛恨那个胃病发了却只能滚在床上疼的无法动弹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那声“再见”便不会是最后一声道别了吧?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你与他早就并肩站在荣耀巅峰了吧?

可是,那个已经逝去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如果的存在了……


世上再也没有一个苏沐秋了。


再也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如此强大;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给你报以最强烈的温柔;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在你心里占据一个位置了。


你说:“你才应该是荣耀里最有价值,最有才华的人才对。”


却邪,千机伞;一叶之秋,秋木苏。


那是你所有的过往以及永远无法触及到的滚烫记忆。


他是荣耀里最有才华,最有价值的人,不管别人相信与否,但在你心里他永远是第一!


思念像是秋天的落叶,它不重,只是夹杂了些许你再也无法触及到滚烫的记忆;思念也像是那人告别时的身影,只模样浅浅。


你拿着望鹤兰笔直的站在那看着他印在照片上的脸颜,不由得想起那年,他无数次的笑着看你,说:“阿修,一起站在世界荣耀的巅峰吧!”


好啊,一起站在荣耀巅峰。

“阿修,你看,这是我给一叶之秋做的战矛,厉害吧!”

嗯,很厉害。


“阿修,让我们来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吧!”


好啊,我们,一起来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阿修……”


“阿修……”


“阿修……”


苏沐秋,我一直在等你,等你来一起站在荣耀巅峰,等你一起来开创一个全新时代。可是,你已经不见了。


……


你蹲下来,把望鹤兰放在他的墓碑前。


天气阴沉着,没有下雨,没有风,没有鸟的嘶鸣,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你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笑得如沐春风的模样,任时间缓缓流淌。


你那年约定要与他一起并肩站在荣耀的巅峰,可是斗神已被刻成永恒 ,而真正的神枪,却被这时间渐渐埋藏,尘封……


你坐在他的墓碑面前,用漂亮的手指顺着他的遗像的脸勾勒了几轮才缓缓开口:“再叫我一次吧,沐秋……”


“再最后叫我一次‘阿修’吧。”

可是,没有任何回应。


他没回应…… 他怎么可能在回应你呢?


叶修……


耳边风的呼啸和周围树叶被吹动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孤寂到让人心酸的想哭。

然而,你在也无法做到在他面前失声痛哭了。


苏沐秋,你说,你为什么就这么狠心抛下妹妹和挚友就这么走了呢?


当年约定好要并肩站在荣耀巅峰,如今却只剩下一人独享光荣,你,是不是太狠心了?


你靠着他的墓碑旁,慢慢点燃一支烟,却迟迟没有把它送到唇边只是看着高远的天空,仿佛,那里有他温润的笑颜。


叶修啊……你现在,实在是太狼狈了……

你这么对自己说,咧开嘴笑了,然后沉默的看着那只烟燃烧殆尽。


你看着那一张笑得温润的那人的遗像苦笑,漆黑的瞳孔里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情绪,像是深海里的盲鱼,流出来的眼泪只有那片幽深的海知道。

什么时候还能与他共一支烟笑闹荒唐,点数往昔漫长时光,说曾经狼狈模样?


第十赛季了,而那个人也死了近十年了。


为什么要这么倔强的走过这漫漫十年? 铭记吗?不敢忘记那个人所想要与你达到的顶峰吗?


一场车祸断送了一个人十八岁的美好年华,断送了一个人的一生和两个人的梦想与诺言。


你空坐着,没有回到训练室里训练,呆了一天。


……


你看着站在你身前的后辈淡淡一笑,懒懒散散的向他打了声招呼准备走开

“前辈……”那个后辈轻轻的拉着你的手,不想让你离开。


你转过身微微地眯起眼睛,笑着说:“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拉着你的手不肯放开。
你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比赛加油。”


那后辈稍稍一愣才反应过来,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你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走开了。

周泽楷和那人很像不是吗?在战斗的时候。


同样高超的战斗技巧,同样华丽的操作,同样都是神枪手。


可是,周泽楷终究不是苏沐秋。


他们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人,只是你看见他的时候不由得想起苏沐秋那年意气风发的模样。


如果他还在——是不是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是不是你就不会揪着那点过去不放开,活的更轻松点呢?


谁知道呢?


苏沐秋是苏沐秋,只是苏沐秋,你分的很清楚。


他,再也回不来了。


这是最后一场战斗了。


一枪穿云的一记巴雷特狙击瞬间带走了包子入侵的生命,这片赛场上只剩下了君莫笑和沐雨橙风了,而对方还剩下三个人。


所有人都以为你们要输了,必输无疑。


可是,你还在坚持,坚持着找到胜利的方法,未曾放弃过希望,像是你苦苦坚持的十年。


君莫笑与一枪穿云缠斗着,而沐雨橙风被无浪和一叶之秋两个角色围攻。

这片赛场上充满了胜利的执着。


李艺博和潘林已经开始断定了轮回即将获得总冠军,忘记了你当初无数次的打脸。


是啊,所有人都觉得你已经老了,敌不过这些拥有强大战力的年轻人,。


所有人都觉得兴欣这个草根队伍在你的带领下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


轮回太强大了,这一整个团队,有着被称为“斗神”的一叶之秋,更有被称为荣耀第一人的周泽楷。


战胜他们太困难了,困难得超乎无数人的想象,但是,这样的战斗,并不是没有希望取胜!


沐雨橙风的一记热感飞弹将生命最低的无浪的生命值降至百分之零点七,而沐雨橙风却被轮回三人顶着热感飞弹的爆炸反杀了。

一挑三!


是真的要结束了吗? 所有人都不停的在心中这样问着。

无数人在心中定下了“兴欣输了”“三打一肯定没问题”的想法。


只是,比赛还未结束。他们中没有人会想到,比赛还未结束!就算还有一秒,胜负的差距就还有转机!


继沐雨橙风的热感飞弹后,君莫笑又射出了一枚手里剑。

无浪的生命清零!

强力膝袭,空绞杀!


在他们震惊于无浪的生命清零得空当中,君莫笑做出了超神水准的密集攻击。


落花掌,反坦克炮,格林机枪!


又是如此密集的攻击,带着落花掌的击飞效果,一枪穿云的生命清零了!


三点五秒,一挑二!


你已经陷入了自己的荣耀里,再也无法顾及一切,忘记了所有人的反应,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脑子里只有“要快,要快,还不够,还要更快!”以及你穷极一生都要追逐的胜利的信仰!


你操纵着君莫笑做出高速又精准的操作,为着胜利,也为了和那人一同经历过的荣耀!


星落!


犹如流星般坠落的千机伞,这个技能是君莫笑发出的最终一击,也是完结一击。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流星般的千机伞就这样撞上了一叶知秋的胸口,这个由你一手缔造的,被誉为“斗神”的角色倒下了!


荣耀!


屏幕上闪出大大的两个字。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个由你来创造的六点五秒的奇迹!


你赢了,兴欣赢了!


这是你的第四场冠军!


“阿修。”


那人站在角落里温润的勾起嘴角向你招了招手,叫着你的名字。

奖杯从你颤抖的指尖滑落而下,险些就砸在了地上,方锐边险险接住边嫌弃的向你吐槽:“我说,你就算有很多不稀罕了,也不要扔啊,我可还没有呢!”


你朝着他们笑,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的角落。


“沐秋……”


“这是第四场冠军了,你什么时候超越我?”


你站在他的墓前,将属于第十赛季总冠军的那枚戒指放在他面前看着他这样说着,笑得干净单纯,说着让那个人超越的话。


你知道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你知道那个人不会再有机会超越你了,你知道那个人已经留在了那个笑面如花的年月里了 。


你知道的。


那个人不会再陪着你一起打游戏;


不会再操纵着那个角色与你再来一场PK;


不会再笑着看你,叫你的名字——


“阿修。”


——————fin————


第一次写伞修的同人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_(:зゝ∠)_
文中多处段落出自原文,尤其是最后一场比赛那里。

评论

热度(39)

  1. 君十二Willo 转载了此文字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