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伏哈】Time Torture 018

景濯淋今天依旧拜倒在伏地魔脚下:

第十八章:唾手可得的切入点与突破口


“统统石化。”汤姆躲过一个四分五裂后像穆尔塞伯丢出了石化咒,他尽量将决斗的时间拖得漫长,以至于连观战的人都疲惫不堪,决斗让他在上一个学期他所学得的魔咒大多都经过了实践,应用在人身上而不是对着空气或者有求必应室中的假人。
“And who?”他偏头露出猖狂的微笑,如同痴迷于赌博的亡命赌徒一般,学生中有抽气的却也有跃跃欲试的。
一个满脸雀斑的男孩跨步走上了中央,在汤姆的背后向他甩出一个昏睡咒,汤姆却比他更快,几乎在男孩完成魔咒拼读的瞬间一个强制阿尼玛格斯施加在了男孩身上,当事人从人类变成了一只棕色的仓鼠跌落在地,失去施咒人魔力的支持,昏睡咒并没有放出。
汤姆俯身捏起偷袭自己的男孩,哦不,现在是只仓鼠,棕色的仓鼠在汤姆的手掌中挣扎着,迫于他的体型,这样的挣扎毫无用处。
“纳吉尼——”汤姆用英语呼唤着大蛇的名字,呆在宿舍边的纳吉尼看向了汤姆,她没有听懂汤姆在说什么,但直觉告诉她,他在呼唤她。
大蛇摆动着身躯滑向人群中央,躲避着接触到其他人,她吐着蛇信贴着汤姆的左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仓鼠,她知道,该开饭了。
汤姆捏着仓鼠短短的尾巴,将它悬在纳吉尼张开的大嘴上方,甚至远方的学生都能听到那只仓鼠发出尖锐的叫声。纳吉尼看汤姆没有任何松手的动向便将身子探得更高,吐出的蛇信挨着仓鼠的皮毛。
在霍格沃兹谋杀一个学生当然是不可取的,但,适当的施压却轻而易举。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里德尔拿着得不止是一只仓鼠。在下移几厘米,甚至几毫米,纳吉尼的毒牙就可以轻易的贯穿他们曾经的同学。
“求求你!求你住手!!!”汤姆的眼睛瞥向发出声音的女孩,同样带着雀斑的脸。“我认输,我代表格雷尔认输…”她呜咽着,手足无措的看着命悬一线的仓鼠。
“这是对偷袭者的惩罚,”汤姆露出微笑:“还有谁愿意挑战,正大光明的?”他丝毫没有放开那只仓鼠的打算,女孩呜呜咽咽的声音持续着。
“够了,Mr.里德尔。我相信整个三年级中都找不到你的对手。”一个悠闲的声音从另一侧响起,是阿布拉克萨斯,他在级长前做出了发言:“对于他的偷袭,我想,这样的惩罚已经足够了。”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三年级学生:“还有谁愿意挑战?”
没有一个人回答,汤姆亦没有作出表态。阿布拉克萨斯眯了眯眼,指了指自己身边原本由穆尔塞伯坐着的位置:“把格雷尔还给他姐姐吧,里德尔,我想一年级的新生都已经跃跃欲试了。”
汤姆知道再多拖延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益处,他甩手将仓鼠丢给了哭泣的女孩,至于解咒,让他们自己钻研吧,纳吉尼不满的扭动着身躯,准备捕捉那只小仓鼠,毕竟霍格沃兹中活食很少,汤姆的指尖抚摸着纳吉尼漏在外面的毒牙,抚摸着她的嘴缘的鳞片,这是他们打好的暗号。
汤姆坐到了马尔福给出的位置,纳吉尼顺势滑到了沙发靠背上,隆起的身子一重一重跌落起来,甚至比年纪级长所座的位置更加显眼,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势,在斯莱特林没有什么能比蛇更能彰显地位了。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四年级首席。”阿布拉克萨斯伸出右手,他知道马尔福家族该招揽什么样的人材。
“汤姆·里德尔。”汤姆握住那只手,这是他在斯莱特林第一次与其他人握手,丝毫没有和有求必应室的那个波特握手的感觉,无论是温度,触电感,还是自己的满意度。的确一只狮子和一条蛇总会有质的区别。
“不考虑给他解开么?”马尔福的眼睛看向被变成仓鼠的格雷尔。
“我想我粗糙的魔咒不至于维持一个夜晚。”汤姆露出伪善的笑容:“更何况我并不知道他的反咒语。”他为自己作出合理的解释。
“哦,真遗憾,不过这样和他很合适。”年级级长开口了,他的目光看向汤姆,却在触碰到纳吉尼的瞬间轻微颤抖。


夜晚过的很快,汤姆在决斗全部结束后不久便进入了房间,依旧是他一个人的单身宿舍,但其他人对他的态度完全不同,他们开始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打招呼,或者点头示意。
[汤姆——]蛇小姐陷进鹅毛垫中,不满的语调显而易见[为什么不让我吃掉它,明明就在嘴边——]
[太早了纳吉尼,如果你想吃,在等几年,而且一只小老鼠怎么会有大一些的人更满足你胃口?]汤姆抚摸着纳吉尼的鳞片,安慰着她。
汤姆打开最下方的抽屉,将自己早已完成的福灵剂论文放了进去,即使突出,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超乎常人,嫉英妒贤是人类的本能,考虑到五年期前他没有办法时时刻刻使用魔杖,他决定先隐藏自己的大多数。
他整理着自己的行李,几套新买的麻瓜衣物,为了不在一群巫师中特立独行,他特意挑选了比较适合的款式,新学期的课本,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会需要它们,他随意在地摊上买了二手货,他更中意的是霍格沃兹巨大的图书量。一身崭新的校服,这花去了他三个金加隆,他难以忍受穿二手衣服,那让他感觉他正在和别人肌肤相贴。
等他整理完所有东西是,他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两个笔记本上,十英镑一个笔记本绝对算得上麻瓜界的奢侈浪费的行为,特别是对于一个学龄期的孩子,他现在还剩下十几个金加隆和七十英镑左右,考虑到大量需要实践的魔药,十几个金加隆不足挂齿。
汤姆挥出一个悬浮咒,将钱袋漂浮在空中,他用蛇语命令着雕像将钱袋吞进口中。不可否认,他缺乏安全感。
解决了首席决斗的问题,汤姆觉得自己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让这两本笔记本建立起联系,越快的完成这项任务,他就能够过去越多关于未来的消息。
他打开笔记本的首页,一道歪歪扭扭的字迹映入眼帘,这几乎让他暴怒,几个字母如同暴殄天物一般占据了四分之一的空白页,清楚的写着售货处和经销商的名字,汤姆冷哼一声,他早该在买的时候打开看一眼的。
第二本也一样,不过占的空间少了很多,汤姆对比着两本笔记本,在后一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哈利,麦格教授和你们说了什么?”罗恩早早就帮好伙伴占上了位置,然后一个人孤零零的看完了分院仪式。
哈利坐在罗恩的右侧,解释着发生的事情,大厅太过喧嚣,哈利觉得自己必须保持大声讲话才能让罗恩听到。
邓布利多突破站了起来,哄嘈的大厅安静了下来,半圆形眼镜下一双眼睛中带着慈爱。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哈利尊敬邓布利多的原因之一,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老人给他的关怀让他感受到自己童年缺失的关注,而且,这是他今晚第一次镇定下来,摄魂怪对他的影响烟消云散。
“欢迎!”邓布利多教授说,蜡烛的光辉照得他的胡子闪闪发光,小铃铛也发出银色的光晕,“欢迎在新学年来到霍格沃茨!我有几句话要对你们大家说,其中有一件事是非常严肃的,我想不如在你们被这顿美餐弄得迷迷糊糊以前把这件事说清楚…”
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下去:“它们搜查了霍格沃茨特快专列以后,你们想必都知道了。目前我们学校要接待若干阿兹卡班来的摄魂怪,它们来这里是为了执行魔法部的公务。它们驻扎在学校这片场地的所有入口,”邓布利多继续说:“在它们在此逗留期间,我必须说清楚的是,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得离开学校。摄魂怪不应该受到玩花招或者伪装的欺骗—— 哪怕是隐形衣也不行。”
他没有表情地加上了这一句,哈利知道老人在强调自己,“摄魂怪天生不懂得什么是请求或是借口。因此我警告你们每一个人:不要给它们以伤害你们的任何借口。我指望级长们,还有我们新上任的男生学生会主席和女生学生会主席,你们要保证任何学生都不会和摄魂怪发生冲突。”
邓布利多又停了一下,他很严肃地环顾了一眼礼堂,没有人敢动,也没有人发出声音:“比较令人高兴的是,今年,我很高兴地欢迎两位新老师加入我们的队伍。第一位是卢平教授,他慨然同意补上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的空缺。”
人群中响起了一些零零落落、不怎么热情的掌声。只有那些在火车上和他在同一节车厢里待过的学生才使劲鼓掌,哈利是其中之一。卢平教授坐在所有穿着讲究的教师当中,显得格外寒酸。
“看斯内普!”罗恩的胳膊顶着哈利,说道。
哈利这才把视线转移到斯内普身上,斯内普的目光沿着教员的长桌一直盯着卢平教授。哈利抽了一口气,那张消瘦土黄色的脸上有一种难以言述的表情,那种表情已经超过了恼怒——那是憎恶。哈利知道,斯内普每次也是这样看他的。
“至于我们任命的第二位教师,”给卢平教授的不太热情的掌声消失以后,邓布利多继续说:“唔,我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师凯特尔·伯恩教授去年年底退休了,以便有更多时间和他剩下的小淘气在一起。然而,我高兴地说,不是别人,而是鲁伯·海格来填补他的空缺,海格已经同意在担任狩猎场看守之外,兼任教师之职。”
哈利、罗恩和赫敏呆住了,然后他们加入了鼓掌的行列,海格满脸通红,瞪眼看着他那双大手,他的微笑隐藏在他乱糟糟的黑胡子里。
宣布事项并没有影响太多的时间,他们的晚宴开始了,哈利一边小口咬着奶酪玉米派,一边看向教师席,他觉得有人在看他,但他不知道是谁,斯内普显然胃口不佳,哈利看得到他的刀叉狠狠的剁进肉块,而卢平教授看起来恰好相反,他正吃着一块大牛排,比他的脸都巨大,当他抬起头时,眼睛里带着笑看向哈利。
哈利敢肯定,自己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位教授的。
即使对角巷再让人感到新奇愉快,终究没有霍格沃兹带给他的温暖,这儿是他的家,他回来了。



终于开学了😂最近一直沉迷塔罗,学习以外时间全在抽卡,偷偷跑过来更新完就跑。


顺便,晚安,比心心♥

评论

热度(70)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