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十二

懒,真懒,真的懒,懒到家了

【授权翻译】【伏哈伏】Mirrored镜像(一)

非线性时变系统:

原作者:brainstorm001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8648528/1/Mirrored


作者授权:





咦我授权一般是用截图的,好像截图有时候显示不出来?复制一遍


Hello Lucy,
I will gladly give you the permission, although I am sure there must be some Chinese version of Mirrored already somewhere. I don't know, perhaps it is not finished like many other translations sadly are. Translation of the whole story require some dedication but if you feel up to it you have my blessing. :) brainstorm1001




写在前面:


我看见这位作者的另一篇文The cave incident有几个版本的翻译和续翻。不过这篇Mirrored我Google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译文或近期仍在更新的译文。如果有朋友已经要过授权正在更新而我疏忽没看见,欢迎联系我。


言归正传。这一篇实际上有伏哈伏互攻的部分,并不是完全的bottom!Voldemort, 因此洁癖度比较重的朋友还请斟酌。以下开始正文。


第一章


“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她!”


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直到他的肺疼起来。


他不应该让他们跟着来。如果没有他们,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但是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


他慢慢绕过沙发,汗津津的手里抓着偷来的魔杖。贝拉特里克斯站在他视野正中央,拎着失去知觉的赫敏,一把银色的小刀抵在她喉咙上。


“放下你的魔杖。”贝拉特里克斯冷冰冰地低声说。“放下魔杖,不然我们就来看看她的血有多脏!”


“我说了,放下魔杖!”她尖叫,没有人动。她把小刀压得紧了些,几滴血从赫敏的脖子上渗出来。


“好吧!”哈利大喊着迅速站了起来,把贝拉特里克斯的魔杖丢到脚下的地板上。罗恩站在他身旁,也放下了虫尾巴的魔杖,他们的双手举到肩上。


“很好!”她嘲弄地喊,呼吸粗重。“德拉科,把他们绑起来!黑魔王就要来了,哈利·波特!你的死期马上就到!”


哈利知道。他的伤疤像着了火一般。他能感觉到伏地魔飞过一片黑暗狂暴的海,向他们赶来。距离很快就会缩短到足以幻影移形,而哈利仍然不知道如何逃脱。


以下下划线部分引自马爱农,马爱新老师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原作者在这一段引用了J.K罗琳原文,鉴于我的水平当然不如二位老师,因此没有重译。


现在。”贝拉特里克斯轻轻说。德拉科匆匆把魔杖递给她。“茜茜,我们应该把这些小英雄绑起来,让格雷博克享受泥巴种小姐。他立了这么大的功,黑魔王不会舍不得把她给他的。”


她话音刚落,头顶传来一种古怪的摩擦声。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见水晶吊灯在晃动。随着一阵吱吱声和不详的丁丁当当声,吊灯开始向下坠落。贝拉特里克斯就在它的正下方,她扔下赫敏,尖叫着扑向一边。吊灯坠落在地板上,水晶和链子噼里啪啦,正砸在赫敏和妖精身上。闪闪发光的水晶碎片四处飞溅,德拉科弯下腰,双手捂着血淋淋的脸。罗恩跑过去从一片狼藉中把赫敏拉了出来,哈利也抓住机会,越过扶手椅,夺过德拉科手里的三根魔杖,全部指向格雷博克,大喊:“昏昏倒地!”


狼人被三重咒语抛起,飞向天花板,然后重重砸在地板上。


纳西莎拉开了德拉科,免得他再次受伤。贝拉特里克斯一跃而起,头发飞扬,挥舞着小银刀,而纳西莎把魔杖指向了门口。


“多比!”她尖叫道,连贝拉特里克斯都呆住了,“你!是你打落了枝形吊灯——”


小精灵跑进屋,用颤抖的手指点着他以前的女主人。


“你不可以伤害哈利。波特。”他尖叫道。


“杀了他,西茜!”贝拉特里克斯厉声喊道,然而又是啪的一声爆响,纳西莎的魔杖也飞到空中,落在了客厅的另一边。


“你这个肮脏的小猢狲!”贝拉特里克斯叫骂道,“你竟敢夺走女巫的魔杖,你竟敢违抗主人?”


“多比没有主人!”小精灵尖声说道,“多比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多比是来营救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们的!”


哈利的伤疤痛得他眼前发黑。他隐约地知道,伏地魔再有片刻或几秒钟就会出现了。


 


“罗恩,接着——快走!”哈利喊道,扔给罗恩一根魔杖,他看着魔杖在空中旋转,罗恩伸长手去接,但是接下来砰的一声,门炸开了,哈利的脑子里立刻充满了强烈的喜悦,与此同时他的伤疤疼得要裂开。他跪倒在地,捂着额头,祈求罗恩和赫敏做到了,他们逃走了……


一秒之后罗恩惊恐的吸气声把他所有的希望都粉碎了。太晚了,贝拉特里克斯狂喜的尖叫证实了他最可怕的猜测。


“多比!”他摸不着头脑地喊,仍然捂着他抽动的伤疤。“快!带罗恩和赫敏离开……”


一道绿光穿透他紧闭的眼皮,他恐惧地睁开眼睛,看见家养小精灵被致命的光束包围。他们的眼神最后一次相遇了,之后大大的玻璃球般的眼睛黯淡下去,多比的小身体向下坠落。


“不——”


哈利在它落到地上前接住了它,用颤抖的双手抱住它,温柔地拥抱着它。


“不……求求你,不要……多比……多比!”


愤怒和悲伤潮水一般涌来,他体内那片把他和门廊上的怪物连在一起的;小小的,病态的,开心的碎片更增加了他的怒火。他想抓住贝拉特里克斯的小刀插进伏地魔的喉咙,然后把自己的胸口撕开,把灵魂碎片掏出来。


但不管他多么痛苦,他现在无暇为多比悲哀。他的第一要务是找到安全逃走的办法。他还活着,罗恩和赫敏也一样。而如果他们不想死的话,他最好尽快想些什么主意出来。


他确认性地扫了他们一眼。立刻注意到他扔给罗恩的魔杖正躺在远远的地方,显然什么人缴了他的械。他需要回到他们身边,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伏地魔燃烧的红眼睛正盯着他,一步走错他就已经死了。不过不管如何伏地魔都要杀了他,这大概不算问题。


“主人!作为这座房子的主人,我把哈利·波特献给您!”


哈利抬起头看着德拉科的父亲。他正在对伏地魔说话,像肮脏的奴隶那样跪在地上。


“你——”贝拉特里克斯尖叫道,她也跪在那个黑色的高瘦身影面前。“我不记得你有什么把他交出来的权力!主人,是我召唤你来的……”


“我抓住了波特,主人!”格雷博克从阴影里走出来,跛着脚,捂着折断的肋骨,但是显然恢复了意识(感谢狼人血统)。“主人,不管他们说什么,是我抓住他的!”


伏地魔什么也没说。哈利只能感受到阴影中那双血红眼睛锐利的凝视。


“闭嘴,你这个只想拿钱的渣子!”贝拉特里克斯向狼人啐了一口,把哈利的注意力拉回到她身上。格雷伯克龇着牙,但她丝毫不为所动。“你甚至不值得主人看你一眼!你那肮脏的血不值得打扰他……”


“够了!”


静静说出来的话比南极的风还要冰冷,沮丧的女巫立刻安静下来。她回到原先卑微的姿势,匍匐在伏地魔脚边,带着歉意亲吻他的长袍。如果不是像现在这么绝望而毫无头绪的话,哈利会恶心得要死。


“我很……”伏地魔停下来,慢慢走出阴影。哈利能清楚地看见他苍白的,蛇一样恐怖的脸。寒冷的恐惧抓住了他狂跳的心脏,使他难以呼吸。他失败了,没有完成任务……他让所有人失望了……


“……失望。”黑巫师轻轻说,声音里潜藏着一丝威胁。“如果我晚来一会,我只能看着波特再一次逃走。你就想这么把男孩交给我吗,贝拉特里克斯?”


“不,不,主人!”她尖叫道。她的厚眼皮颤动着,显得很绝望。“都是那个肮脏的家养小精灵的错!它想帮助波特逃走!”


“我该理解为你们所有人几乎输给了一个家养小精灵吗?”伏地魔用一种残酷的打趣语气低声说。


“主——主人……!”贝拉特里克斯几乎要哭了。她的脸上满是愧疚。


“安静!不用再说了,贝拉特里克斯,你可以走了。”


伏地魔粗暴地打断了她。他走向他的受害者,不再注意她。哈利狂躁地向四周看;他也许会注意到老马尔福在贝拉特里克斯身后做出嘲讽的表情,但他不在乎那些。他需要一些办法——什么都行。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感到十分无助。没有援手会来:他只能看见纳西莎在远远的角落里抱着昏迷的德拉科,罗恩像他抱着多比一样抱着失去意识的,流血的赫敏。他最好的朋友双眼无神地看着他,好像他已经和生命说再见了一样。“别放弃。”哈利无声地做出口型,尽管他自己并不相信安慰的话。不过这仍然让他最好的朋友打起一线精神。罗恩几乎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哈利鼓起勇气,看着伏地魔。后者正慢慢向他走来。


“著名的哈利·波特。”黑魔王用一种冷酷的语调低声说。“……我们终于见面了。”


他修长苍白的手指缓缓抽出紫杉木魔杖。


“啊,我想用命运棒,但这次这一根显然更适合。”


哈利知道即将到来的事。他把多比放在地板上,试着捡起一根魔杖。但就在他能碰到魔杖之前,它们飞走了,落在几英尺之外他够不到的地方。


“想都别想,波特。这一次我不会公平竞争。这次你会简单地死去。”


听到这些话,哈利被憎恨淹没了。他慢慢站起身,仰起头。


“我会杀了你,但你必须先为之前你的好运带给我的羞辱付出代价。”


他挥了挥魔杖,哈利像那次在墓地那样被迫弯下腰。但伏地魔突然改变了主意,放开了他,杖尖指向罗恩和赫敏。在哈利发出害怕的叫声之前,他听见伏地魔说:“恢复活力。”


很快赫敏在罗恩臂弯里动了起来,四处看着。她意识到这一切之后,吓得倒吸了一口气,呆住了。


“我要你的朋友们看着这一切。”伏地魔解释道。他的声音充满恶意的喜悦。


“现在……自愿跪在我面前,或者看着他们死。”


哈利转过头看着罗恩和赫敏,他的心怦怦跳着。


罗恩的嘴唇动了,哈利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要,不管怎样他都会杀了我们的。”


哈利感觉胸前被锐利的冰刺中了。他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但他同样无力阻止。


“让我等太久是不明智的,波特。”


哈利慢慢转过来面对黑魔王,脱力一般跪倒在地上。


“啊……很好。比夺魂咒好得多。好,非常好。让我们来看看为了让他们活得长一些,你还会做些什么。”


哈利什么也没说,咬紧了牙关。他确定伏地魔知道答案:几乎所有。这让他感到害怕,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黑魔王的打趣感更深了。


“如此不屈的灵魂……真是值得赞赏。”伏地魔冷笑着俯视他,绕着他悠闲地踱步。


哈利高傲地抬着头,即使是伏地魔在他面前停下来的时候。


“现在,求我放过他们。”他冷冷地命令道。“乞求我的宽恕,和其他人一样匍匐在地板上,我也许会答应你。”


哈利的身体因为厌恶而僵硬。他盯着前方,一言不发。他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攥得越来越近,直到指甲陷进肉里。


“你不会?”伏地魔低声说。“你仍然没有得到教训,是吗?我曾经对你说过,服从是美德,你在死前应该学会这一点。”


“主人!”一个狂热的女声从黑巫师身后喊道。“请让我来告诉他!我会折磨那个女孩,她的尖叫会让他像个孩子那样哀求!”


“贝拉特里克斯?”伏地魔轻柔地说,头偏向一边。“我说过你可以走了。”


“主-主人,我……我想您也许愿意重新考虑……?”她出现在哈利视野里,犹豫地说。她的声音颤抖着,充满乞求。


伏地魔没有回答。看贝拉特里克斯震惊的表情,他一定给了她一个冷酷的眼神。她终于理解了对她的惩罚,从哈利眼前消失了。她不能亲眼观看她主人胜利的场面。


几秒钟之后哈利的前额再次火烧火燎地疼,告诉他伏地魔又在看着他了。门在莱斯特兰奇身后关上,伏地魔又说话了。


“对于你的不合作我一点也不惊讶,波特。没关系,我打算速战速决。”他向哈利露出干巴巴的笑容,手指把玩着魔杖。“你会看着你的朋友死去,显然,这会让你脆弱的心理崩溃,一定很有趣。现在,告诉我,谁是第一个——男孩还是女孩?”


此时,哈利意识到他没有什么可失去。他可以跪在那儿看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像多比那样死去,或者他会为救他们死在前面。这样看来,没有什么可考虑的。


哈利仰头看着伏地魔。既然他马上就要死了,他的行为带来的后果也不重要。


“女士优先,我的女王。”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些话,每一个词都充满恨意。接下来他用攥得紧紧的拳头猛击伏地魔的裆部,那正好在他够得到的范围之内。


一击即中。哈利感到他的关节碰到坚硬的骨头,给中间的肉带来非常值得一提的损伤。


伏地魔的尖叫已经超出了人类声带的极限。在那沉浸在满足中的一刻,哈利看着高高的身体弯下来,好像要向内破裂一般。哈利的脸被长长的爪子般的手抓伤了,很痛,但是哈利用另一只拳头打中了伏地魔的下巴。这一下和刚才那一下一样成功,随着牙齿碰在一起的声音,黑巫师跪倒在地,魔杖从他手指间滑落了。


这就是他的机会。


这就是哈利想要的。


他倾身去够魔杖,但伏地魔就在他后面,抓着他的夹克和衬衫,抓伤了他的背,发狂地害怕着把魔杖丢给他最大的对手。


“卢修斯!”黑魔王尖叫道。哈利用眼角的余光看见金发男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冲上前帮助他的主人。


赌上所有的运气,哈利,仍然被伏地魔拖在地上,尽可能伸长胳膊去拿魔杖。终于,他的中指和食指碰到了紫杉木魔杖的柄。他抓住它,抑制住回身把黑魔王的头炸飞的冲动。现在还杀不了他,哈利知道他要先毁掉魂器。


因此他在里德尔有机会抢回魔杖之前把它扔过房间。伏地魔向魔杖的落点冲了过去,同时尖叫着发出命令。


昏迷咒的红光从哈利从头顶飞过,他站起身,看见卢修斯以一种很不优雅的姿势瘫在角落里。


“哈利!”


哈利看见罗恩给他扔来一根魔杖,而赫敏即使受了伤,很虚弱,仍然从吊灯的残骸里把拉环拖了出来,迅速抓住罗恩的手。


哈利娴熟地接住魔杖,跑回多比身边,抓住它小小的,毫无生气的手。


“波特!”伏地魔咆哮道。他转向哈利,手里拿着魔杖。


“阿瓦达……”


哈利没有等他说完。他消失在虚无之中,默默念着他的目的地,希望能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比尔和芙蓉的小屋……比尔和芙蓉的小屋……”


然后他落到草地上,遥远大海的声音让他狂乱的思绪平静下来。


哈利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也不能动。每一次呼吸都那么艰难。他的感情似乎被抽干了。


过了一会他意识到他们安全抵达目的地。迪安和卢娜跑过来和他说话。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能看见多比的小身体僵硬地躺在他身边。


“罗恩……赫敏?”他问。迪安告诉他他们没事,他应该和他们一起进小屋去。


“不……我想先埋葬他。用最合适的方式……”他听见自己安静地说。


他动起手来,挖得越来越深,他的伤疤不断刺痛。他脑中的一部分感受到伏地魔的愤怒与痛苦,看见他无情地惩罚留在庄园的人。然而当他让所有压抑着的悲伤释放,这些感情保护了他不再受伏地魔的怒火影响。


他失去了一个亲密的朋友,同时对圣器的狂热也消失了。他的朋友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保护他,他真的愿意自己一个人从死神那里逃离吗?


他觉得自己被一耳光打醒了。


已经是凌晨了,他们聚集在多比的坟墓周围,流着眼泪说再见。之后哈利和他们一起来到屋里,坐在厨房边的桌子旁。他看着美丽的晨景,想起他如何求多比不要在试图救他的命。如果多比听了他的话,他的小朋友现在还活着,而他也许已在某个遥远的地方……和他的父母一起。


“阿利……我的天哪!你在流血!来,我来给你包扎……”


哈利转向芙蓉,觉得背上裸露的皮肤有点刺痛。


“我很好。”他木然地说。“别人比我更需要你的帮助,芙蓉。”


“其他人很好。现在轮到你了。”


哈利无话可说。他耸耸肩,转过去背对芙蓉。


“天啊。”他听见芙蓉惊讶地说。“你伤得很重。谁做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哈利低声说,看着日光在它面前的水杯里折射,弯曲。


“我得先清理伤口。”她说。哈利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听着比尔谈论金妮的安危。食死徒们已经知道罗恩和他一起走。


在他有空问韦斯莱一家怎么样之前,芙蓉对他说话了。


“你的伤口里有东西,阿利。我要拿掉它。可能会有点疼。”


哈利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然后是不舒服的潮湿感。他的血一定从伤口里涌出来了。


“这是什么?”芙蓉厌恶地皱着眉头。哈利转过来看着她沾满血的指尖。她正要把那东西扔掉,但哈利轻轻抓住她的手,把那小片东西放在掌心里。


“看起来像……指甲。”芙蓉耸耸肩,鼻子皱了起来。


“肯定是的。”哈利快速思考者。


他要留着它。它很有用,他要和赫敏讨论,但他仍然需要同拉环和奥利凡德谈谈。


他已经知道应该先去找谁。




哈,真是鸡飞蛋打的一章哦……不过请各位放心,伏地魔没有太监,希望我也不会



评论

热度(166)

©君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